茶馆聊天_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笔趣阁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 茶馆聊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茶馆聊天

  林道长优哉游哉地走过两条街,好像午休刚醒的样子。

  我跟在他身后,目光涣散,在大太阳底下发着抖。

  这个地方治安实在不太行。我想回现代了。

  走了一会儿,他不解地说:“你冷吗?”

  我拨浪鼓一样摇头:“我、我们去哪?”

  街边恰巧有个茶馆。他停下:“这里如何?”

  我敢说“不”吗?!

  我们俩走进这个清静的茶馆,要了个小包间,点了几样点心。

  他伸出修长五指,在我眼前晃了晃:“林小姐,你打算一直攥着这把匕首?”

  牺如 75zw.com 牺如。我这才如梦初醒,将那把染血的刀扔在桌上,深吸一口气道:“追杀我们的是什么人?为什么杀你?那个杂耍班子,是故意邀我吃饭吗?”

  “大约是想顺带杀个高门贵女吧。”他照常只挑想答的回了一句。

  “他们怎么知道我是谁?!”

  他下巴抬了抬,指向我的钱包。

  “这栩罗软锦,延南三年才进贡一匹。”

  我就说这料子熠熠生辉,原来闪耀着的是金钱的光芒。要是我没有跟着林道长出门,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我已经不敢盘问他的身份和这场刺杀的前因后果了,只捡最重要的问了句:“那你、你想对我怎么样?”

  对面轻描淡写:“灭口。”

  我又把匕首拿起来了。

  他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忽而感叹道:“当年,北延敌军十万大军压城,我方只有三万,你父亲林将军亲自下场带一支小队,锐不可当地刺进敌军腹部。到了垓心,他的战马中箭而亡,他起身持剑向前,十步斩杀敌军主将,砍断将旗,敌军顿成一盘散沙。我军大捷。所以他也叫‘十步将军’。”

  我爸这么牛逼吗?

  他怀念完,忽将目光转向我:“可惜,你无半点乃父之风。”

  我听明白了,这是说我怂呢。

  我权当没听出:“既然林道长你这么钦佩我父亲,不如放了我。”

  “我若真想杀你,方才何必救你。”

  也是啊!

  我又把匕首放下了。

  他笑了。

  “其实我原不打算救你。只是,我对你有愧。”他自言自语般说了这么一句。

  ……慢着。这是什么话?莫非原主和这残酷帅哥有过一段?

  我试探道:“什么样的愧呢?”

  他再一次忽略我的问题:“你怎会出现在此?”

  “我溜出来玩的,跟侍女走失了,”我老实回答,“我见这里繁华,就过来玩,结果着了他们的道儿。”

  “你上次说,你是被罚来太虚观,为什么?”

  “我把文帝牌位给砸了。”

  他抬眼看我:“你和文帝有仇吗?”

  “不是!说来话长,我不是得罪了那个娴妃吗?她放鹅追我,把我追进祠堂,就不小心碰倒了牌位。”

  说着说着,我放松下来,刚才刺客和死人的事暂时抛到一边。

  “你怎么得罪的娴妃?”

  我的坦白也有个限度:“就那样吧。”

  “皇上不喜欢你。”他抿了口茶,和我聊上了。

  “……不好意思,这我可不能跟你说。除非你告诉我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被刺杀。”自他那句“有愧”说出口,我就知道自己大约是没有危险了。聊了几句,按捺不住好奇,又将这话题提了起来。

  “这些,你以后都会知道的。”

  “我现在就想知道。”

  “你现在需要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他淡淡看了我一眼,“若敢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他顿了顿,“你会死。”

  林道长威慑别人真如呼吸般自然,即便我大舅是丞相老师,我还是发自内心地怂了。

  我:“好的道长。”

  “你在和娴妃争宠。”他又拾起刚才的话题。

  我摇头:“皇上才十三岁,我争他的宠,我还是人吗?”

  他大约想起我那夜的话,脸上又浮起些许笑意:“不是那个宠。”

  “那个宠和其它的宠息息相关……”说到这里,我觉出点什么来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想当皇后吗?”

  你会读心吗?!!

  我咳了咳:“一般般吧。”

  “听说皇上十分勤于政事,若你能辅佐他,他自然会对你另眼相看,”他端起茶杯:“说说,皇上最近在犯什么愁?”

  我想了想:“好像是缺钱。”

  “国库亏空,何解?”

  他怎么还考起我来了?我回忆了一下:“皇上批奏折好像是说,鼓励开荒,减免兵役,劝人种地,之类的。”

  “务农桑,丰仓廪,”他摇摇头,“来钱太慢。依你看,怎么做?”

  哈?要来钱快的办法,那不就……

  “剥、剥削人民?提高税收?宰富人?”

  他笑了笑:“最后一条不错。”

  快别了吧!我提这建议给皇上,我是妖妃吗?皇上才登基多久,富人的民心就不是民心了?

  从古至今,谈论政治都是男人的一大爱好,可惜治国之策不是纸上谈兵,一个表象后头多少幽微的因素,才不是一拍脑门就能给出所谓的对策来。原来这个林道长清冷从容,看起来闲云野鹤,却也是个民间政治家,试图通过我把他幼稚的政见传达到上头。指不定还觉得自己怀才不遇,暗戳戳地希望得到提拔呢。

  想到这里,我有点明白他为什么留我在这闲扯了。

  “林如珠。”他不满我出神,一句话将我拉了回来。

  “哦,我知道了,多谢道长指点。”我笑眯眯地朝他拱手。

  他只是点点头。

  汜减zcwx.org汜。聊了这么半天,我感到有些口渴,一口气把晾凉的茶喝光了。看看窗外的天色,我一拍手:“哎呀糟了,团儿肯定在聚仙楼等我呢!”

  “你走吧。”

  “你能送我吗?我有点害怕。”

  “放心去。”

  我想到那些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黑衣人,便没再多说:“谢了道长,”我起身,顺口问道,“我还会再见到你吗?”

  芈何芈。“会。”他照样惜字如金。

  说罢,又低声补了句:“野丫头。”

  喜欢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请大家收藏: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