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晚_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笔趣阁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 恨晚
字体:      护眼 关灯

恨晚

  我卧在床上这几天,娴妃和良贵人来探望过我。

  娴妃早都来想看我了,但是总被小皇帝拦下——他听说我单枪匹马抢人头的事迹之后,觉得让他天真烂漫的小女朋友来招惹我颇为不妥。但娴妃自认为上次用扎针娃娃征服了我,所以有恃无恐地来拜会。

  其实母家有嫌疑的不止良贵人一个,我也应该怀疑怀疑这小丫头片子的,但我实在是做不到。

  我象征性地诈她:“那天我审问了许美人的宫人,你猜她们怎么说?”

  娴妃一脸戒备地盯着我:“林如珠你可别想吓我。”

  “许美人死前,说要找害死她的人索命。”

  对面肉眼可见地慌了:“她是自尽的,哪来的凶手,怪就怪她爹不争气,关别人什么事?我、我可没有对不起她,以前是她冲撞了我我才惩罚她的。”

  我没说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把她看跑了。

  当天娴妃就偷偷在她自己宫里设小祭台疯狂祈求许美人的灵魂放她一马。

  娴妃的智商,永远不会让我失望。

  良贵人倒是很值得琢磨。她来了之后,首先拍我的马屁:“听说姐姐带领禁军奋勇杀敌,比将军还要威风呢。”

  我只是笑笑:“可惜白跑一趟。”

  “太上皇真的……”

  现在小皇帝正在彻查靖王谋反案,并未正式宣布开始国丧,只是声称太上皇重伤。话是这么说,但薛殊殒命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汜减汜。“我亲手追回了他的头颅,难道还有假?”我叹气,“我父亲也眼看着要不成了,我这次本是为了替他尽责,没想到……”

  “姐姐已经做得极好,所谓巾帼不让须眉,就是这样,”她说着,又唏嘘道,“话虽如此,男人在外头争争抢抢,本不该我们女儿家遭殃。可怜了周太妃,扔下两个年幼的公主。”

  主动跟我提周太妃?

  我略略挑眉:“有件事,不知该不该跟妹妹说。”

  “姐姐说来听听。”

  “我去太虚观的时候,并没有在太上皇身旁见到女尸,”我喝了口茶,“我总觉得怪怪的……这事我跟皇上也说了,他却不信,说太妃的尸身只是混在焦尸中,一时找不出。妹妹,你说,我是胡思乱想吗?”

  良贵人演技满分:“我不太懂,姐姐在怀疑什么?”

  “或许她才是对太上皇下手的人呢?”我毫不设防的样子,“冯妹妹,你是我在这宫里最好的姐妹了。我实话告诉你吧,皇上说我异想天开,不肯信我,我却想自己查查这事。你切莫对别人说。”

  “姐姐,”她捉住我的手,“还是先养好身子吧。”

  “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良贵人很聪明,该试探的都试探了,却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送走了她,我又撑着起身去拜访薛殊的两个前任。

  关于周太妃的猜想至今都没有任何证据,我得去调查一番她的背景。自薛殊走后,三个太妃就在一个角落里专心养育两个公主,我还从没有见过她们,其实我也挺好奇薛殊的小老婆们是什么样。

  我先去找了赵太妃,就是薛殊口中那个扑蝴蝶落了胎的赵贵人。

  毕竟夫妻多年,薛殊给她的定位十分准确,不到三十岁的赵太妃是个美丽的小蠢货。突然见到我,她刚开始还有一点防备,但被我三言两语就说得放下了戒心。

  我此次去见她,当然是以目前后宫第一名慰问上一届老人的态度。

  她常在深宫,消息不很灵通,问我:“太上皇真的薨逝了吗?”

  “是,太妃节哀。”

  赵太妃努力挤眼泪,未果,拿手帕干擦了两下,一句悲伤的话也没能说出来。

  我们聊了一会儿,我以小辈取经的姿态向她请教怎么当好一个皇妃。许美人表示,薛殊宠幸她不多,她没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给我,如果周太妃还在的话,尚可以教教我。

  牺如 75zworg.com 牺如。我从赵太妃这里听到了另一个视角的薛殊后宫。

  周太妃是后宫资历最老,年纪最大的妃子,即便皇后在时也敬她几分。皇后性子软绵绵的,略有几分羞涩,是个小女儿家,只想和薛殊谈恋爱,根本没有管理后宫之心。周太妃虽也温和,但很热心,又会搞人际关系,所以实际上后宫事务多由她做主。

  她进宫前学过医术,经常给各位姐妹一些调理身子的小药丸,偶尔还自己做做香料蔻丹,送给大家。

  有阵子霍太妃总被薛殊宠幸,紧张得头发一直掉,几乎要秃了,也是她制出了为她调理的药方。但是药方生效毕竟要时间,薛殊受不了自己床上有颗秃头,就不再宠幸她。

  至于落胎的事,心大的赵太妃表示,那天她和周太妃一起散步,她为了扑一只花蝴蝶不甚滑倒了,幸好有周太妃在,及时救起了她,否则她的小命都会不保。

  还有种种小事,莫名惹到薛殊被打入冷宫的两位,莫名其妙病死的一位……看起来都和周太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芈何芈。经过这一上午的长谈,我算是发现了,我不是没有穿到宫斗小说里,而是我来的时间不对。

  给对家下避孕药、毁对家容貌让她失宠、设计打胎、栽赃陷害、下毒,这不都全了吗?

  周太妃,全场MVP。

  薛殊继位以来前朝风起云涌,他生活的重心全在朝政上,鲜少注意后宫。直到前几个月,他还自我感觉良好,觉得他的嫔妃们特别安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能不安分吗?不安分的都被铲除了。

  周太妃做这一切绝不是图薛殊的宠爱,而是因为恨他。她知道他想要孩子,偏不让他有。没防住让皇后怀上了,她不敢在薛殊眼皮子底下动他的第一个龙子,只得想办法在小皇帝出生的第二年也开始怀孕,想过要用孩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日后和皇后争上一争,可惜连生两胎,全是无法立储的公主。

  二皇子和皇后的死,有没有她的一份?

  我又去了霍太妃那里,见到了薛殊的两个女儿。

  这两个公主,长得都不像他。

  汜减zcwX.ORg汜。我有了个大胆的猜想,又去了一趟敬事房,说皇上命我暂理后宫,所以我要翻阅相关文件,熟悉一下业务。

  我的目标自然是薛殊的留宿记录。

  薛殊十五六岁开始宠幸嫔妃,但这十几年的记录统共加起来就六页纸,其中有两页都是在皇后那过的。他两三个月甚至半年不踏入后宫都是常事,正是因为这个,周太妃才可以为所欲为。

  从敬事房记录可以看出,薛殊有了儿子之后,繁殖压力减轻,几乎不再挤时间去后宫了,但是如果有人找他自荐枕席,他也来者不拒。皇后不时会来,后来周太妃也去嫖了他几次。

  神奇的是,周太妃每留宿两三次,必能怀上龙种。且她“体质孱弱”,两个公主都是早产。

  哦嚯。

  一首《绿光森林》送给薛殊。

  我原本还抱着一点周太妃其实是好人的幻想,现在彻底破灭了。

  走在回景和宫的路上,我的心情很复杂。

  赵太妃和霍太妃听见薛殊的死讯,一滴假装的眼泪都掉不出来,周太妃更是处心积虑地联合外人杀了他。他的孩子,有未出世就被害死的,有死在襁褓之中的,他唯一爱过的人最终离他而去,他最信任的陪伴他长大的妃子为别人生了两个女儿,无时无刻不想他死。

  他坐拥万里江山,身边却是孤寂。

  回到景和宫,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抬眼忽见天边无垠的晚霞。

  我对着那霞光愣了很久,轻轻哼起那天薛殊吹给我听的曲子。团儿叹气道:“小姐,你还年轻,何必‘恨晚’。”

  “恨晚?”

  “这首歌的名字。”

  “唱给我听听吧。”

  团儿依言唱道:

  牺如 tianlaixsw.com 牺如。“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识尽千千万万人,终不似,伊家好。

  别你登长道,转更添烦恼。楼外朱楼独倚阑,满目围芳草……

  小姐,你怎么哭了?”

  我抬手摸向湿润的脸颊。

  是啊。奇怪,我怎么哭了。

  芈何芈。※※※※※※※※※※※※※※※※※※※※

  《恨晚》我请人作曲唱了出来w

  喜欢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请大家收藏: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