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妃有毒_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笔趣阁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 娴妃有毒
字体:      护眼 关灯

娴妃有毒

  第二天,皇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离开景和宫的消息就传了出去。众妃十分兴奋,齐聚一堂,想和我开一场侍寝复盘会议。

  我很不好意思,说昨夜皇上政务繁忙,批了一晚上奏折。大家相视无语,齐齐叹了口气。

  经过这些天,我作为众妃里年龄最大,位份最高,家世最好,并且唯一敢手撕娴妃的人,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精神领袖。现在看大家士气低迷,我咳了咳,开启了洗脑模式:

  “皇上今年多大了?”

  “十三。”良贵人抢答。

  “看看,才十三岁,刚刚登基,还没站稳脚跟,前朝困难重重,这是多么关键的时候!朝政处理不好,国家就要动荡,国家动荡,你我的父兄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搞不好我们也要被扣上祸国的罪名……你们想想看,我该让皇上现在沉耽于后宫吗?”

  众美人面面相觑,都乖乖摇头。汜减zcWx.O*Rg汜

  唯有玉贵人撅着小嘴嘟囔:“我朝国力强盛,前朝好得很呢。”

  “好不好都是相对的,”我话锋一转,谆谆教导,“咱们为什么想要皇上分宠,不就是娴妃太嚣张了吗?不如这样姐妹们,我来对付她。”

  “怎么对付?”

  “大家以后随便出门,不用对她唯唯诺诺,碰上了只管和她正面硬来,她要欺负你们,你们就来叫我,我帮你们出头,绝不再让你们受委屈。多来几次,她的气焰自然熄灭。”

  “能行吗?”良贵人表示怀疑。

  “放心吧,我们之前要皇上过来,不过是要个表态。皇上从来没在嫔妃处过过夜,这次肯来我这,便是妥协了。再说,他已经听了你们那么多控诉,难道还能偏袒娴妃吗?我们这次打了胜仗,放心验收果实吧。”

  有了这个承诺,众美人都半信半疑地走了。

  娴妃经过我这次留皇上过夜的打击后蔫了几天,后来她又开始出门找茬,可是次次被我拦下,跑到皇上跟前告状,皇上果然不理会。自己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赢,屡战屡败后,气得闭门不出。

  虽然我和娴妃结成了宿敌,但后宫一时无比太平。

  叫工匠打的佩剑还没做好,我平时没事可干,把之前在队里时候的体能训练重新捡了起来。

  有一次我正弓步蛙跳,突然想到,我宫里又不是没有书房,小皇帝到哪儿去批奏折不行,非得在我的寝殿里?明明都说今时是太平盛世,他偏偏批得唉声叹气……这孩子是不是故意摆我一道?

  等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这天,我刚晨练完,就听玉贵人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一路喊着:“林姐姐,你要为妹妹做主啊!”

  我一听就知道又是娴妃作妖,赶紧迎上去一看,玉贵人主仆三人灰头土脸,衣裙都被扯破了几处,哭得满脸是泪,在那抽抽:“娴妃、娴妃她、她……”

  “她把你们给打了?!”

  玉贵人一行人这一路边哭边跑,体力透支,只能点头抽抽着说出一些词:“是、是、呜呜、她,呃呃,追我们!”

  这小丫头片子,还敢打人了?打人不说,还追着打?岂有此理!

  我一把抓住玉贵人:“走,带我去找她!”

  玉贵人依言带我往出走,一边还抽噎着:“她有、有、呃呜呜……”

  “有什么?”我走路带风,飞快地赶往战场,怕这熊孩子逃跑。

  “有呃呜呜……”

  玉贵人这边口齿不清,我懒得再问,心想她还能有什么绝招,不就是棍棒武器什么的,不足为惧。

  我们俩疾走半天,到了御花园左侧,跟刚从拐角处出来的娴妃打了个照面。

  她得意洋洋,正哼着小曲,突然看见我们,冲玉贵人叫了一声:“哈,你还敢回来?”

  玉贵人原地一个爆哭:“林姐姐为我做主……”

  我上前去:“小鬼,你欺人太甚。”

  娴妃根本不听我说话,转身朝身后一吹口哨,叫道:“将军!”

  “将军?”我撸袖子,“皇上来了都救不了……妈呀!”

  一头抻着脖子的巨大白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我袭来!

  娴妃有毒吧!!!牺如 75zworg.com 牺如

  我小时候被鹅啄过屁股,对这种生物有着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何况这鹅要比寻常的鹅还要大上一半,头快到我胳膊肘了!我们运动员从来身体先理智一步,看见这个可怕的场景,我扭头就是一个加速后蹬跑。

  还在抽泣的玉贵人和两个宫女看见我这反应,尖叫一声加入逃亡,团儿圆儿随后也赶上。

  “还想跑哈哈哈哈!”娴妃狞笑着赶鹅追上来。

  林如珠实在是太胖了。我真的跑不动。很快,心有余悸的玉贵人三人没了影,我和团儿圆儿三人手拉手,都想借一把对方的力,结果互相越拖越慢,大鹅连飞带跑,我的屁股陷入了危险区域,团圆二将也到了体力的边缘。

  事到如今,我只能克服恐惧,扭头面向大鹅,用我的袖子猛扇它的鹅头,可是该大鹅斗志昂扬,越扇越勇,张着大嘴不肯善罢甘休。芈何芈

  团儿圆儿已经累坏了,只能呼哧呼哧地在旁给我呐喊助阵。

  我喘着粗气左躲右闪,堪堪躲过大鹅的攻击,最后牙一咬眼一闭,看准了那修长的颈子一抓!

  “啊啊啊啊啊啊!”抓是抓住了,但它疯狂挣扎,我被它挣扎得转了几圈,终于逮到机会铆足了劲往前丢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丢完,我低头扶着膝盖大喘气,却听见对面一声尖叫:“笨鹅!你敢咬我?”

  抬头一看,这鹅被我转得晕头转向,一站稳就六亲不认,朝在它面前的娴妃展开了攻击。

  娴妃猝不及防,被啄得跳来跳去。她身边的两个草包侍女小蓝小绿吓得在原地乱扑,根本逮不住这位矫健的鹅兄。

  我边喘气边拍手大笑:“啄得好,啄得好!”

  刚嘚瑟了两句,我的笑容凝固了。娴妃这个蠢货,不知道逮它脖子,反而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她跑到我跟前,大鹅重新有了攻击目标,又抻着脖子朝我啄来。我这下有了经验,逮着它抡了好远才继续开跑。跑了一阵,娴妃又吱哇乱叫地被它撵得追上来。

  现在,大鹅将我们俩都加入了攻击列表。

  我实在没力气转身与它缠斗了,只能跟娴妃并肩朝不远处的一间宫殿狂奔,一边骂她:“陆知了,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她跑得大汗淋漓:“是你逼我的!”

  我们各被大鹅啄了几口,终于奔到了这宫殿门口,冲进去,手忙脚乱地将门闩上,把鹅隔绝在门外。

  我们俩脱离了危险,叉着腰各自喘气。我抬头一看,这里是个小祠堂,供着皇室列祖列宗的画像跟牌位。奇怪,这么重要的地方,也没人把守。

  我擦了把汗,刚准备骂人,却听见门外大鹅一声狂叫,差点把门撞开。汜减ZCwx.Org汜

  成了惊弓之鸟的娴妃吓得整个人蹦起大退一步,身子磕在身后的供桌上。

  有个东西掉了下来,“啪嗒”一声碎成两半。

  我循声看去,是一个什么文帝的牌位。

  娴妃吓得脸都白了,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想把那东西拼好,却是徒劳。

  到底还是个小孩,到了这一步,她捧着牌位“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都怪你,都怪你……”

  事发突然,我也有些发懵;“怎么就怪我了?要不是你放鹅咬人,能到这一步吗?你这叫自作自受!”

  娴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你抢走我的太子哥哥,还欺负我,这宫里没人喜欢我,都合起来欺负我!”牺如 xindingdianxsw.com 牺如

  小孩胡闹的时候我可以教训她,一哭起来我简直没辙。

  “行了,”我在她额头上戳了一指头,“哭有什么用?给我看看。”

  没想到,我刚接过牌位,刚才没闩好的门就被大鹅撞开了。

  我吓了一跳,刚要起身逃亡,就见玉贵人指挥着几个侍卫鱼贯而入,其中一个掐住它的脖子将它高高提起,那大鹅顿时没了反抗之力。

  我松了口气,侍卫刚要给我们请安,眼睛忽而直了:

  “娘、娘娘……你手里拿的什么?”

  我说不是我,你信吗?!!芈何芈

  喜欢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请大家收藏: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