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糖_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笔趣阁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 一块糖
字体:      护眼 关灯

一块糖

  月儿带着薛殊出去视察了。

  我想去,但是他不让我跟,理由是我刚才骚扰了美人。

  没天理。我就摸了摸小手,她还挽了我胳膊呢,我说她骚扰了吗?

  所有暗卫也都留下了。我耐心地等待顾判目送美女远去,又目光迷离地咂了半天的嘴,才开口问他:“你们不跟去保护他啊。”

  顾判说:“不必。月儿的身手,我等望尘莫及。”

  奇怪了,按理来说玛丽苏女主不是我吗?怎么这位倾国倾城,武功高强,琵琶弹得这么好,还带着一丝小变态属性,女二形象不能这么立体吧?

  我问他:“月儿到底是什么人啊?”

  “她是被我们头儿捡来的孤女,从小在内司长大的,年纪轻轻,已经是我们司的二把手了。”

  “哦……那她跟太上皇什么关系?”

  顾判笑了:“只是君臣罢了。”

  也是,要是月儿是薛殊的女人,这群暗卫敢打扮得像发情的公孔雀似的吗?

  我突然好奇:“你说,太上皇对着这样的美人儿都不动心,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呢?”

  顾判咳了两声,眼神在别处飘荡:“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天下午,暗卫们待在宅子里都很没趣,我趁机提出:“来比比剑吧!”

  我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伤一好,就开始手痒。这群人可都是顶尖高手,我早就想跟他们比试比试了。

  虽然大家套路不同,但百变不离其宗,比剑的目的终究是要刺中对方。我固然没有打架斗殴的经验,但毕竟有十七年的幼功,我们酣畅淋漓地打了一下午,除了顾判外的所有人都被我淘汰。

  最后本人荣获第二。

  妈的。

  夕阳西下的时候,薛殊回来了。

  我和暗卫们在院里围成一圈开剑术研讨会,大家正说得开心,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所有人瞬间退后,恨不得离我八丈远,

  我抻脖子往薛殊身后望。神仙姐姐没跟来。

  “退下。”薛殊边走边说。

  暗卫们齐声答是,撤了。我正要滚蛋,薛殊说:“你留下。”

  “好的陛下,”我乖顺地迎上去,还在往他身后张望,“月儿呢?”

  薛殊非但不答,还质问我:“身为有夫之妇,和一群大男人凑在一起,像什么样子?”

  “我又没做什么坏事,”我辩解,“我都好久没有练剑了。岛上又无聊。”

  他哼了一声,兀自在我方才坐过的地方坐下,把玩我搁在桌上的佩剑:“我的孩儿真是倒霉,娶了这么个不安分的家伙。”

  我又招他惹他了?

  “我很安分呀。”我坐在他对面,不解道。

  薛殊静静瞧着我。他背后是缓缓下沉的夕阳,暮色笼罩着他。良久,他叹息般道:“你这猴儿,怎么总是浑身的力量,用也用不完。”

  唉。我从小就是个精力充沛的人。因为这个,我一直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的重点观察对象,每年能被药检八百次,我都快被这帮孙子抽得贫血了。

  我托着下巴与他对望,说道:“我娘说,吃苦的时候,要想着甜。想着甜呢,就会有力量。”

  艰苦训练的时候,要想着金牌。落水遇险的时候,要想着太上皇的美色。

  “若是一个人的人生,没有丝毫甜呢?”

  “假装有甜也行的。”

  金牌我没拿到,太上皇的美貌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我还这么坚强地活在这世上,没有去报复社会,那都是因为,那块糖,我假装自己会吃到。

  薛殊轻笑一声,嘲弄道:“林小姐,你怎么这么可怜?”

  牺如 99bxwx.com 牺如。……这是什么白眼狼发言?

  “是你说自己人生没有甜,我才安慰你的,你这人有没有良心?”我气冲冲地说。

  “我?”薛殊挑眉,“朕是天下之主。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想要什么甜,就有什么甜。”

  薛殊你可以做个人吗?

  我扭过头去,不理他了。那边却说:“看在林小姐这么可怜的份上,我给你点安慰罢。说,想要什么?”

  我的头瞬间又扭回去:“真的?”

  他点点头:“你一句话,全奉安的脂粉,我都买给你。”

  这位直男以为我和月儿关于脂粉的对话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才不要脂粉,”我“哼”了一声,“我想要……”

  我的大脑里自动生成一份列表。在排除了前十名肮脏的想法后,我决定了:“我想要你陪我出去玩!”

  汜减汜。薛殊扬唇:“遵命。”

  ※※※※※※※※※※※※※※※※※※※※

  珠珠:“我想要……”

  内心:-睡你

  -睡你

  芈何芈。-睡你

  ……

  表面:“……你陪我出去玩!”

  这两天想发点糖。

  喜欢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请大家收藏: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