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钱太慢_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笔趣阁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 来钱太慢
字体:      护眼 关灯

来钱太慢

  回宫三天,我决定采用薛殊的意见了。

  这倒不是我研究了他的政绩后作出的决定。我的古文阅读能力有限,天天看他的生平看到半夜,六十几页了,他还没亲政。

  全是因为在我被罚出局的这一个月,娴妃弯道超车了。

  话要从我刚回宫时开始说起。

  那天,我召开了一场后宫会议。本来已经做好了听各种哭诉的打算,结果各位美人神清气爽,心情很是愉悦。

  我问她们:“我走后娴妃没有为难你们吗?”

  玉贵人边绣花边说:“她没空!”

  良贵人眉飞色舞地开口:“娘娘还不知道吧?你走后几天,皇上颁布了劝农桑诏,还以身作则,在皇宫开辟了一块地亲耕,娴妃也被叫去养蚕去了,哈哈哈!”

  说到这里,各美人一齐幸灾乐祸地笑了。牺如 bxwx.co 牺如

  我眼前一黑。

  各位姐妹,脑子不用怎么不捐给需要的人?

  皇帝亲耕,皇后亲蚕,没听过吗?

  我说皇上为什么要把我支走,原来是要和娴妃这丫头片子男耕女织做帝后表率呢。

  再让他们种下去,我的金牌就要飞了!

  我琢磨了几天,觉得:薛殊还在尿床的时候就开始坐龙椅,人家对这朝代比我了解多了,总不能除了打仗什么都不会吧?他说要磨刀霍霍向有钱人,说不定有几分道理呢?

  其实我提了皇上也不一定采纳,死马当活马医,先提了再说。

  富豪们,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万恶的封建社会吧。

  这天,小皇帝下朝之后,我打听好他在勤政殿办公,随便拿上一盒粥,杀了过去。

  到了门口,被小太监拦住了:“皇上不准妃嫔踏入勤政殿,还请娘娘将东西放在这里,奴才待会儿给皇上送过去。”

  “娴妃不是妃嫔吗?”

  对方听见这话,立马作可怜相:“对不住了贤嫔娘娘,我们做奴才的,也是传主子的令,良贵人上次来,也没进去,您看这……”

  我从袖中掏出青莲法师给我画的灵符:“公公,本宫在太虚观修行的这一月来,天天素餐,日日朝拜,好不容易为皇上求来了这道护身符。为了这道符,我活生生饿瘦了十斤,”我捂住胸口,虚弱道,“求公公通融,好歹让我将符亲手交给陛下。”

  小太监没辙了,犹豫道:“那、那我进去通报一声。”

  圆儿向我竖起大拇指。

  他去了一阵,李公公亲自出门,将我迎接进去。

  小皇帝在批奏折,眼皮也不抬一下:“爱妃有心了。”

  “哪里哪里,只要能求得皇上平安,臣妾万死不辞。”我行过礼,将那灵符递上去。李公公要接,我躲过,双手捧着直送到小皇帝面前。

  伸手不打笑脸人,小鬼,给我抬头!

  他皱了皱眉,终于放下笔,有些不耐烦地看向我,并伸出小手把灵符接过:“何必为一张护身符大费周章。”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我瞅准他放下笔的时机,很自然地走位到研墨的小太监旁边,将其挤开,“皇上继续批折子吧,不必在意臣妾。”

  这个皇帝不像他爹,心肠稍为柔软。虽然明显想让我滚蛋,但此情此景,他有点不好意思直说。

  李公公赶紧开腔:“娘娘刚回宫,想必还……”

  “哎呀,”我立马堵住他的嘴:“我看这茶凉了,麻烦公公去添杯热的。”

  李公公没办法,去添茶了。

  小皇帝只好继续开始批折子。

  批了一阵,他放下笔,打算休息休息。我搭话道:“听说皇上最近在亲耕呢。”

  他冷冷地看我一眼,仿佛料到我要提这茬:“是。娴妃亲蚕也做得很好,一个人忙得过来。”

  我“哦”了一声,表示对蚕没兴趣,又叹道:“正所谓‘牧民者,务在四时,守在仓廪’,皇上此举实在英明,可惜——”

  “可惜?”他扬眉看我。

  我做了一番心理斗争,说:“可惜来钱太慢。”

  小皇帝先是被我气笑了,笑了几声,又突然说:“闲杂人等,都下去吧。”

  李公公会意,将侍立在旁的下人都赶走。偌大的勤政殿就剩下了我们两个人,我正纳罕中间,却听他说:“这次你去太虚观,是不是见了什么人?”汜减Zcwx.Org汜

  哈?‘来钱太慢’这四个字是这父子俩的暗号吗?

  我拿不准说是不说,装傻道:“什么人?”

  他没有搭腔,背着手踱步:“那么,依你看,该如何?”

  “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我朝国力强盛,但贫者极贫,富者极富,不如征用一些富人之财,以填补财政赤字。”

  他没有说话,皱着眉头默默地在殿内走了几圈。

  良久,他说:“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李公公亲自送我回宫。

  路上,我跟他搭话:“太上皇英年退位,真是苦了我们皇上。”

  关于薛殊退位的原因,我做过一些小调查,普遍的说法是:亲征凯旋之后,他骄傲自满,不屑关心朝政,一心搞迷信,广求长生之道。求来求去,自己没长生,老婆还病死了。这个打击让他看破红尘,头也不回地出家了。

  就薛殊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样子,他要是诚心出家,我就是观音菩萨。芈何芈

  “是啊,”李公公答道,“太上皇铁了心要脱离凡尘。多少老臣去太虚观跪求,他都闭门不出,连皇上每月去祈福时也不接见。朝政上的棘手之事亦全然不肯伸手帮忙,我们皇上只得独自扛下重担,”说到这里,他一声叹息,“娘娘可要多体谅皇上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我装模作样地长叹了一声:“那是自然。”

  原来薛殊给自己立了个不问世事的人设,怪不得三番两次地威胁我不要乱说。可他显然不是个安心清隐的主。

  那天下午他带我去茶馆闲聊,现在想来一定别有用意。难道说,给他打工,真能当皇后?

  我微微振奋起来,又胡思乱想:皇上还是个青少年,这皇后当得差点意思。薛殊那令人垂涎的美色,让人想当皇太后。

  但我很快把这个想法抛诸脑后了。

  我回宫之后,小宫女告诉我娴妃来过。

  算这丫头有点良心,念我上次帮她的好。她这些天忙着养蚕,今天刚有点时间就拿了几个可爱的蚕宝宝过来和我分享,应该是想跟我求和。

  可惜一来就听说我去勾引皇上,气得当场把蚕宝宝踩成了泥。

  还留下了一张字条:“林如猪,死胖子。”

  想到我和这种水准的对手宫斗,还被她压一头,真让人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娴妃一忙,这后宫愈发无聊,我只好天天蹲在宫里训练体能,又强健不少。

  年轻真是好。林如珠十八岁的身子又结实又灵活,可塑性极强。

  想当年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时候,比她还要年轻。

  伦敦奥运会上,我三分钟15:2淘汰上届金牌得主,震动体坛。

  那年我年轻气盛,不可一世。那时候狗媒体还叫我“击剑之神吻过的右手”。庆功宴,欢迎仪式,鲜花掌声,一切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决赛剑道上,我一剑惜败。

  那是我的第一个银牌。

  八年来,每次决赛前夜我都梦见比赛时间结束的那一秒。我当场要求裁判重放录像,放了不下五十次。

  对手在比赛时间结束的前一秒刺中我,结束平局。

  第二天金牌得主伊万诺娃同志发的通稿宛如百合文文案:她战胜世界冠军,却甘愿被她打败。

  气得我三天没吃饭。

  啊,这种往事,不回忆也罢!

  在我埋头苦练的这一个月,皇帝的法令颁布了。

  我只不过随口提了一嘴,这位却心黑手狠,直接要对资产超过五万两白银的富豪征二成的税。

  不是年收入的二成,是总资产的二成。

  牺如 bxwx.co 牺如。这税征的,也跟明抢差不多了。

  颁布政令的阻力可想而知。据良贵人的情报,勋亲王身为全国首富,不好明着反对,只好告病在家,陆丞相则是亲率众臣一天往宫里跑了七次。上朝的时间延长一倍,折子雪片一样地飞向勤政殿。

  小皇帝表示:反对无效。

  这就是传说中的乃父之风。

  刚娶亲的勋亲王世子急得到处托关系,都找到妻姐良贵人那里来了,搞得她很焦虑,跑来向我讨教怎么才能见皇上一面。

  我告诉她后宫不得干政,劝她不要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汜减zCw汜。相比起来,我爹就拎得很清。听了这消息,财产都没清算,连夜往国库里运了三十万两雪花银。

  据说他将手里能拿到的银子都交了出去,当月府上的开支还是贱卖了几个田庄维持的。

  团儿听了这消息,夜里偷偷躲在外头哭。

  我把她拉回来:“有什么好担心?交了现金,还有田产商铺呢。”

  团儿哭得更伤心了:“这我能不清楚吗?我就是难受。”

  “难受什么?”

  “别家都着急,不过是因为还有后嗣继承家业。而我家两位少爷都无嗣夭折,小姐你又进了宫……小姐,老爷不是好大喜功的人,这次他宁愿得罪人也要当这出头鸟,不就是图皇上对小姐好一点吗?”

  圆儿跟着落泪,搞得我也想哭。

  没想到团儿看我动容,苦口婆心道:“什么时候小姐能诞下一男半女,也好让老爷少操心些呐。”

  我的眼泪顿时又撤了回去。

  不是,能不能面对一下我夫君没有发育完全的现实呢?

  我把两个哭哭啼啼的侍女哄睡了。

  她们一睡,我立马就起床照镜子。

  芈何芈。我现在才发现林如珠家世显赫,爹疼娘爱,还甩过当朝王思聪,肥胖的外壳下原来藏着一个玛丽苏设定。我有理由怀疑,等我瘦下来之后还会惊喜地发现,自己是个绝世美人。

  我揽镜自照,到半夜也没看出来美女的端倪,最后抱着镜子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李公公破天荒地跑到我寝宫来,说皇上宣我陪他去太虚观祈福。

  喜欢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请大家收藏: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更新速度最快。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