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身世_《帐中香》
笔趣阁 > 《帐中香》 > 第八章 身世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章 身世

  天才·八六中文网()

  天色甚晚,燕檀只得暂且在客栈订了两间房住下,然后把浑身灰扑扑、脏兮兮的安归塞进了客栈后的浴园。

  做完这一切,她换上新衣裳,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原本衣裙上沾有血迹的地方裁剪掉,就着烛火烧成灰烬,而后将衣服裁成碎布条。

  她在和亲路上所穿着的衣裙皆是赵国公主参加典礼的服饰,由尚衣局专门裁制,别有用心之人可能会瞧得出这衣服的来历,为她带来危险。

  这身衣裙是她作为华阳公主的最后痕迹。她的其他行李衣裳都被使团带走,现在埋在了黄沙之中。

  而曾亲眼见过她容貌的人,此刻不是葬身于大漠之中,便是以为她已经死了,又或是以为她在回金京的路上。

  无人知晓她此刻会藏匿于楼兰城中,除了那名曾在龙勒驿外假冒驿丞提醒她离开的异族青年。

  燕檀无意识地盯着桌上的烛火出神。她回想起青年的模样与种种行为,直觉他并非自己的敌人,否则当时,他要自己的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将布条小心收起,把手中的剪子放进针线筐中,准备送还给店家,端着针线筐打开自己的房间门,被门前站着的少年吓了一跳。

  少年有一头耀眼的金发,由于方才沐浴过,此刻还湿漉漉地贴在鬓边,发梢微卷,滴下的水珠落在脖颈上,又滑落到衣衫没有遮住的锁骨处。

  燕檀一愣,本想问他是何人,但视线触及他那身朴素褐袍,立即明白过来,他便是方才脏兮兮的小乞儿。

  燕檀惊得瞪大了双眼。

  眼前这鼻梁高挺、皮肤白皙的俊美少年看上去与那个小乞儿哪里还有什么相似之处?

  在此之前,他的长发脏污纠结,满面灰尘泥土,几乎挡住了那双澄澈的琉璃色眼睛还有那张过分美貌的脸,不起眼极了。

  安归站在那里,温顺地瞧着燕檀,抿了抿嘴唇。

  燕檀定睛瞧了他片刻,直瞧到他的脸上微微泛红,才问道:“安归?”

  面前金发碧眼的少年眯起眼睛笑着应了一声:“嗯。”

  他上前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倏尔近了,燕檀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听到他

  说道:“我的房间钥匙在你这里。担心你睡下了,我就犹豫着没有敲门。”

  眼见着面前的小公主明显有些怔忪地从袖中摸出钥匙递过来,安归压下嘴角向上翘的冲动,目送她端着针线筐下了楼,脑袋发晕地往后厨转去。

  看来,他的上一副伪装很成功~

  不知道日后若是她知道了他究竟是谁,又会是怎样一副表情。这样想着,安归踏入自己房间,点燃桌上那盏朴素的灯,独自在桌边坐了下来。

  蜡烛的火光随着吹进室内的微风跳跃着,在墙上映出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匈奴公主使团已经从右谷蠡王庭出发,大约两个月便可到达楼兰城。”

  影子开口,声线压得格外低,若是不仔细听,便会以为是夜里的一阵风声。安归悠然地伸手取过盘中的茶盏。

  赵国上下恐怕都不知晓,楼兰大王子在遣使向赵国求娶公主之外,亦向匈奴求了婚。

  这本也没什么,楼兰向来处于两国之间的平衡地带,元孟并非第一个这样做的楼兰王室。哪怕是赵国得知此消息,仍然会将自己的公主嫁到楼兰来。

  只是,如今华阳公主意外遇刺,却让局势变得十分微妙。

  安归替自己沏了一杯茶,将茶盏捏在指尖转了转,不以为然道:

  “哦,想必在这两个月之内,华阳公主身死的消息便会传遍西域与赵国。届时楼兰便与赵国势同水火,王廷里那些匈奴派要借机搅弄是非了。”

  影子顿了顿,继续道:“眼下匈奴仍向殿下示好,却同意了大王子的求婚。”

  安归碧色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烛火晃动,那影子脊背一寒,不由得向暗处缩了缩,却听到那背对着他坐在桌边饮茶的少年含着笑意说道:“王兄与我乃是同根生,谁与匈奴交好又有什么区别?”

  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那影子瞬间隐没于黑暗之中。

  安归收敛起脸上意味深长的神色,一双碧眸恢复纯真无害的模样:“谁?”

  “你歇下了吗,安归?”燕檀在门外问道,“我向店家要了些药酒送给你,若是没睡的话,替我开一下门。”-

  第二日清晨,粗略用过早饭,燕檀带着安归一同渡河前往楼兰城城西。

  孔雀河

  自西北向东南穿楼兰城而过,将城池一分为二。河东为王宫、佛寺和贵族住地,河西则是官署、市集、平民住宅、贫民窟和良田。

  在这座四方城池的西南一隅则是一片异国商人聚居之地。从西方的大月氏、安息、大宛、粟特等国来的商人要前往中原,则必须经过楼兰。

  此处开设客舍专供那些长途跋涉而来的商人暂时歇息逗留,也有频繁往来东西两处的商人索性在这里置办了宅院。

  燕檀在这里租到了一间价格合适的两进小院。

  此地距离官署尚且有段距离,平日里更是各国各族人混杂,楼兰并不方便管辖,因此住在这里可以免去许多应付盘查的麻烦,于她而言也再合适不过。

  租好住处,她留下少许用于购买制香材料的金币,就将剩下的钱全用于进购时下西域较为珍贵有名的香料,用于临街售卖,借以扮作寻常的香料商人。

  安归将货物接来安放在外院后,已是傍晚时分。燕檀点燃蜡烛,引着他进了内院,院中有一套石桌石凳。

  燕檀端上两碗粗糙的粟饭和一碗酱菜,坐下来,拾起筷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转头问安归道:“一直忘了问你,你到那乞丐头领手下之前,可有什么家人?不想回去找他们吗?”

  院中有片刻的静默。

  安归低下头去,声音有几分低沉:“年幼的时候父母把我卖给了匈奴人做奴仆,匈奴人对我很不好,我想办法逃了出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燕檀猜得出,他是从匈奴人那里逃出来,没有身份,找不到差事,也不想回去找卖过他的家人,才不得不流落街头成了乞儿。

  燕檀咬住筷子出神,两人之间又有瞬间的静默。

  安归仿佛想到什么,蓦地抬起头来,伸手抓住她的衣袖,眼神有些惊慌地看向她:“跟着你,我不会逃的。我什么都听你的。”

  “啊?”燕檀回过神来,她方才倒是没有想安归会不会逃,只是在想两人身份都很敏感,以后行事须要尽可能躲过一切身份盘查。她本还想让安归替自己出楼兰城传递消息,如今恐怕也不行了。

  但她不便对他说自己的身份也有问题,只好指着那碗酱菜转移话题:

  “我只是

  在想以后我一定会赚很多很多的钱,以后带你每餐饭都吃肉羹。对了,今早见你吃了许多香枣,你应是喜欢甜食吧?”

  她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从怀里摸出一只小袋子来递给安归,对他笑了笑:“喏,这是一位饭铺老板娘送我的石蜜,送你。”

  燕檀分明看到安归眼睛一亮,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却又忽而止在半空。

  是担心自己要的太多,怕被她丢掉,才如此胆怯吧。

  她在心里叹气。

  其实燕檀是个很喜爱美色的肤浅的人,总是会对长得漂亮的人平白多出许多好感和宽容来。因此自从安归露出满面脏污之下的真容之后,燕檀觉得只是看着他都多出了很多快乐。

  安归身量看上去与她差不多,那么年龄也应当差不多。燕檀对着他时,总会生出一股不由自主的怜爱。

  虽然她看向他时,单纯的金发少年并不会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但愣了一下后也会回以温柔的微笑。

  “我不会不要你的。”燕檀伸直胳膊,将那只小袋子又向前递了递,直直地看着安归那双小鹿般驯顺的碧色眼眸,眼睛笑成一弯月牙。

  “你做我的伙计,我没有什么其他能给你的,你看,我这里家徒四壁。所以,你也不必想太多,这是工钱。”

  夜晚的楼兰城西似乎比白日里更加热闹。有客商在此开设酒肆饭铺,专供往来的外乡人体会风情、排遣寂寞。这些酒肆皆整夜不打烊。

  燕檀买下的小院院墙外隐隐传来胡姬招揽客人的歌声,歌声婉转而勾人,掩盖了西厢房外抄手游廊上的碎响。

  安归瞧着东厢房中的灯熄了许久,再听不到动静,才开口向游廊檐下那抹似有似无的影子轻声道:“替我去查华阳公主的身世。”

  影子窸窣片刻,从檐下消失。

  安归收回目光,安静地立在窗边,琉璃般澄澈的眸中映出夜色,如同滴落水中晕开的墨。月光透过窗棂,在他身上投下影子,将整个人切分成无数黑白碎片。

  这位小公主,与他想象的有些不同。

  安归幼时曾见过匈奴王庭的公主,自小被养在牙帐,性格娇蛮任性不可一世,但若是遇上那么一桩关乎自身安危的大事,只会瑟瑟发抖和崩溃哭泣。

  据他所知,赵国贵女更是被养得柔弱不经世事。可一个长在深宫、锦绣罗堆里的少女,怎么会在这样糟糕的境遇之下还如此镇定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