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六章_《帐中香》
笔趣阁 > 《帐中香》 > 56、第五十六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56、第五十六章

  天才·八六中文网()

  落日余晖如同燎原野火一般落于扜泥的街道巷陌、檐角梁上,迅速在天地间铺陈开去,掀起势不?可挡的温暖而绚烂的色彩。

  燕檀这一日从?清晨起身就没有用太多吃食,见到安归又难免紧张僵硬,心跳不?已,略略有些眩晕,脚步也虚浮起来,眼前尽是模糊摇晃的橙红色。

  在从?堂上到别苑大?门的这一路上,她的手一直被安归握在手中。不?同于以往许多次心无旁骛的牵手,这一次燕檀的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有些凉。

  手背上忽然?传来微痒的触感,她讶异地稍稍侧头看?去,只见安归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如同两人平日里?相处一般用拇指悄悄摩挲了几?下她的手背。

  察觉到她的目光,他也微微侧过头来,向她宽慰地一笑,但眉目间也有些不?自?然?的紧绷,本?是想安慰她的,却让她也瞧出了他的紧张。

  所幸这一段路不?长,燕檀沉下起来,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总算晕乎乎地走完了。迎接新妇的墨车就停在大?门之外?。

  跟在她身后的萨耶走上前来,搀扶着衣裳繁重的燕檀登几?上车。

  燕檀亲自?撩开墨车上的重重帷幔爬上去,正惊异于车舆打?造得竟如此舒适精致,忽而余光瞥见眼前递来的绥,顺着那指节分明的手抬头看?去,便看?到安归笑眯眯的碧色双眸。他正坐在她那架墨车的车夫的位置,准备替她驾车。

  萨耶依礼替燕檀谢绝他递来的绥后,又在燕檀身上披了一件遮蔽风尘的斗篷,而后落下帷幔,将?她与旁人的视线隔绝开来。

  燕檀只好盯着前面安归驾车的模糊背影出神。胡人身量较中原人更高大?,而安归更是猿臂蜂腰,俊逸非常。她更喜欢他的容貌,本?对身形没有太多感觉,但今日见他为自?己驱使墨车,才从?心底忽得升起一股满足感。

  依照周礼,新婿亲迎时?为新妇驾车以示敬重,但也只是片刻而已。不?过还?是令燕檀心中雀跃万分。

  她盯着他的背影,劲瘦的腰肢和有力的臂膀,忽而想起了某些旖旎的画面,又把自?己羞得面色绯红。

  墨车的车轮缓缓转过

  三周便停了下来。安归一跃而下,将?手中缰绳交给御者,转而登上了前方自?己来时?乘坐的马车。

  天色渐渐暗下去,燕檀隔着帷幔,隐约看?到街边挤满了前来围观的百姓,百姓手中提着灯,几?乎汇成了长街之上的一道星河。

  细碎的交谈之声落入她的耳中,但又不?太听得分明。燕檀捏紧身上的衣裙,忽然?意识到,从?今日起,她就是真真正正楼兰的王后了。

  “王后”,听上去又威严又郑重。她从?未在此高位,更何况又是出自?中原的公主,孤身来到异域,看?着街边摩肩接踵的异族百姓,不?免开始忐忑。

  她不?只是安归的妻,也是西域这么多百姓的倚靠。她对这里?尚未有多么了解,真的能担得起这样的重任吗?

  燕檀低垂眉眼,一反常态地大?气也不?敢出,僵硬地坐在那里?。直到萨耶掀开帷幔,要上前来扶她下车辇,她才发?觉已经到了王宫之前。

  安归上前来迎她进入宫门,一路相携,同她步入宏大?瑰丽的寝宫。

  寝宫是安归命人装扮的,燕檀之前并不?知道是何种模样,直到步入大?殿之内,才为眼前所见惊艳不?已。

  整座宫殿是西域的建造风格,但宫中陈设则是仿照中原的样式,胡汉之制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就连正殿中依周礼而布置的酒尊、鼎、案几?等古朴之物?也并无半点突兀。

  而殿中除去大?婚所用器物?,还?摆放了一些奇珍异宝。燕檀用余光略略一扫,便认出几?样西域独有的香具,不?由得牵了牵嘴角。

  安归的确很是用心。她几?乎可以想得到,他一定是在命人布置这里?时?,一面翻阅汉家古籍,一面思考着她平日里?的喜好,以及日后他们在此生活的种种。

  一列侍者鱼贯而入。萨耶端来铜匜铜盘替安归盥洗,而替燕檀盥洗的则是毕娑。

  难得见他如此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恭敬地对待自?己,思及初见时?他一副倨傲模样,燕檀还?乐从?中来地挤眉弄眼逗了逗他,然?而毕娑却不?为所动。

  待两人盥洗过后,侍者来禀告安归馔食已安排完毕。见燕檀猛然?亮起来的眼睛,和偷偷摸了

  摸肚子的小动作,安归一笑,便邀燕檀相对入座。

  宫人们已经在案上摆好了肉酱、鱼、兔腊、黍和稷。

  而这些馔食并非供新人随意食用,而是需要在司仪的主持下祭祀过后,每样取食三次。燕檀知悉周礼,早有准备,每次获准取食时?都尽量取最多的分量,而后以袖掩面送入口中。

  如此一来,三次取食她也能吃得半饱。司仪面露无奈之色,安归则一手支着案几?,看?得乐不?可支。

  第三次祭祀取食后,宫人服侍她漱过口,便端来一只托盘,盘上盛着一只被破成两半的卺,卺中盛有清酒。

  安归取下半只递给燕檀,她这才发?现这两只合卺之间以红线相连。

  先前她和元孟的合卺酒可没有这红线。燕檀抬起头来,同安归笑意盈盈地对视一眼。

  他的小心思可真多啊。

  两人躬下身来,相对饮酒,待到合卺中的酒水饮完,这一场大?婚最繁琐累人的礼节便也结束了。

  二人答拜后,宫人便上前来撤下筵席,除贴身随侍的婢女,其余侍者皆出寝宫去。安归捏了捏燕檀的手,说了一句“等我”便转身携着毕娑前去偏殿。

  霎时?间正殿中冷清了下来。萨耶上前服侍燕檀脱去繁重的礼服,而后理好置于托盘中,又转身替她前去铺设卧床。

  待她做完这些,便笑盈盈地上前来对燕檀行了一礼,颇意味深长地道了一句“娘娘大?喜。夜间我同陛下的贴身侍者就在门外?候着,娘娘和陛下若有什么需要唤我们便是。”

  燕檀听懂了她话中的暗示,不?由得跺了跺脚,脸上羞得通红,萨耶连忙笑嘻嘻地端着托盘出了寝宫去。

  一队低眉顺目的侍女进到宫中来,将?室内一应灯烛全部?撤下。方才还?灯火辉煌的热闹寝宫一下子变得漆黑又沉静。

  燕檀有些不?知所措。她微弱的月光摸索着向床边走去,走了一半,忽然?又觉得安归进来后看?到自?己此番行径未免也太露骨。

  她、她其实还?是想先和他好好说一会儿话的……

  于是燕檀又只得停在原地,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当她踌躇之时?,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脚步声,还

  ?未等她转过身去,便被身后之人抱了个满怀。

  安归的气息很熟悉,燕檀嗅了嗅,立即便认出这是她在去岁除夕的破庙中赠他的那一瓶香露。

  他一双有力的手臂揽在她腰间,将?脸凑近她的后颈,作出一副驯顺而依赖的模样。温热的呼吸扑在她脖颈细嫩的肌肤之上,激起她的一阵瑟缩。

  安归在偏殿亦除去了礼服,身上只穿着中衣,在没有灯烛的昏暗寝宫中与她紧紧相贴。他还?没有吻她,可他身体隐隐传来的热意和他与她裸露肌肤的触碰,就已经令燕檀有些酥软。

  她听到身后安归的声音也有些低沉沙哑,一声一声唤她:“阿宴……”

  怎么会这样?

  她明明还?想先好好说会儿话的!

  燕檀在思绪的挣扎中找回了理智,抓住他还?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同他商量:“安归,能不?能让我看?看?你?”

  她听到身后的青年长出了一口气,而后依言松开了抱着她的手。燕檀转过身去,借着月光仰起头看?他的脸。

  他的容貌在燕檀心中最是明丽无俦,但眉眼间那属于小王子的悠然?与狡黠,还?有满眼情意,只有在面对她时?才会有了。

  燕檀见过他在战场上厮杀的模样,也见过他身为国君面对臣属时?的模样,知晓他必须在外?人面前很是威严端庄才行,因而心中生出一丝隐秘的欢喜,这样最可爱而鲜活的安归,只是她一个人的了。

  皎洁月色下,小公主扬起小脸仔细端详着他,眼中比月光还?要明亮,笑意一点点攀上她的唇边,令安归眼中神色愈发?深沉。

  他伸出手,替她解开发?冠,揉散一头乌黑长发?。带着香气的发?丝落在他的手掌上,安归看?了半晌,忽然?想起:“在中原是不?是还?有个习俗,将?夫妇两人的发?各剪下一绺来,放在一处,就叫结发?夫妻?”

  说罢,他便推门唤侍者来送剪子。萨耶疑惑地看?了看?燕檀,显然?是不?知作何用途,但仍领命去寻剪子,不?多时?就送到了安归手上。

  然?后这只狐狸随手剪下自?己的一缕金发?,就乐颠颠地开始寻要剪她哪里?的发?比较好。

  大?约是“结发?

  夫妻”这个词令他十分满意,燕檀只觉得他唇角的笑意都快要挂不?住了。

  反正燕檀也不?缺这一绺头发?,便豪气地随手抓了一缕自?己的头发?交到他手上,让他剪去。安归小心地剪下来后,托在掌中,同他的金发?混作一处,美滋滋地放到了一只燕檀有些眼熟的锦囊中。

  是那只写了“谈宴”两个汉文,又曾被她用来装金子的锦囊。他还?留在身上。

  “阿宴,”做完这一切,安归才想起来问,“你从?方才开始就一直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

  燕檀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若是他不?问,她本?不?打?算说的。但现下被那双碧色眼眸充满期待地看?着,她竟不?知如何绕开话题,于是只好盯着他:“你当真要听?”安归理所当然?:“你的话自?然?要听。”

  “好吧。”燕檀斟酌再三,开口道,“其实在中原,结发?夫妻是指那些彼此都是初次婚配的男女。”

  殿中是一阵可怕的静默。

  燕檀无比肯定,安归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

  方才还?兴致高昂的金发?青年眼中光彩骤然?熄灭,微微抿着唇,一语不?发?地看?着她,脸上的神色不?辨喜怒。

  燕檀有些心疼他的模样,连忙上前去拉住他的手臂,温言抚慰道:“但我和元孟并无夫妻之实,你……唔!”

  她的话还?未说完,唇上便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覆住了。安归微微俯下身来,将?她紧紧拥进怀中,最初的徘徊摩挲之后,便开始舔舐啃咬她的唇瓣,而后趁机侵入她的齿间。他的喉咙中溢出低沉的喘息。同平日里?游刃有余的吻不?同,他似乎有些乱了阵脚,在急迫地证明着什么。

  燕檀双手抓着他的衣裳,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但也忍住没有挣扎。直到她抓着他衣裳的手捏出一片深深的褶皱,他才惊觉,从?她的唇上离开。

  燕檀靠在安归怀中大?口大?口地喘气,而他的胸膛亦在起伏,炽热狂乱的心跳声充斥着她的耳畔。

  “我和你的大?婚,与他和你的大?婚,哪一个更好?”他将?她的手握在掌中,脸颊贴在她颊边,声音低落地问道,“我的吻和他的吻,哪一个更好?”

  燕檀呼吸不?畅,眼前黑蒙蒙的,一片扭曲奇诡的色彩,她一面调整气息,一面傻乎乎地顺着他的问话答道:“自?然?是你的大?婚和你的吻更好。”

  “不?对。”她忽然?意识过来,而后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双眼道,“你不?必和他必,不?必和任何人比,只要是你,于我而言就是最好的。安归,我方才的话还?未说完——元孟娶的是赵国的华阳公主,但你娶的是阿宴。”

  她踮起脚来,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眼睛、鼻尖,最后辗转于唇上。但她于这一桩事上从?来都是对他听之任之,只做到第一步便不?会深入了,于是安归愣了愣,而后重新从?她手中接回了主导权,加深了这个吻。

  安归似乎被她安抚了下来,这一次的吻十分温柔,带着一个浴血沙场、手握重权的君王所能给予的全部?柔情。

  他爱怜地抚了抚她的长发?和面颊。而后燕檀只觉得浑身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安归一手从?她背后揽过,一手穿过她的膝弯,将?她打?横抱起,微微低下头亲吻她的眉心。

  他垂落的金发?随着动作而刺得她面颊微痒。

  燕檀下意识地伸手抓紧了他胸前的衣裳,瞥见周遭的景色,心里?清楚他正抱着自?己向床走去。他没有撩开那一层层帐幔,而是放缓了脚步穿过它们,随那些帐幔在裸露的皮肤上拂过,留下奇妙的战栗。

  “我在寝宫之外?,为你建了一座玫瑰园。”

  他忽然?开口。

  燕檀微微诧异,抬眼看?向安归,听得他继续道:“我听萨耶说过你很喜欢这种花的味道,于是就从?安息商人那里?买了一些。不?过如今还?未入春,即便楼兰的工匠使足浑身解数,也不?敢保证它们会开放。”

  她的脊背落在了一方柔软之处。安归将?她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转身去将?身后的帷幔拉上。

  “但无论如何,明日你起身后,我都陪你一起同去看?一看?,好不?好?”

  燕檀点头,笑着轻轻应了一声“好”,而后伸出手来搂过他的脖颈,主动同他缠吻。耳畔青年的呼吸声愈发?急促,一手撑在她身侧,一手摸上自?己身上中衣的系带。

  燕

  檀想到了什么,忽然?放开他,笑意嫣然?道:“陛下,大?婚之前有人教过你么,你是不?是其实没有什么经验?不?若换我来?我在赵国时?,还?是跟嬷嬷学了一些的。”

  安归倒也不?恼,捏着她的下巴,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笑意,那双碧色眼眸中亦是毫不?掩饰的**和狡猾。他凑近她的耳边,声音沉沉地引诱道:“对付你,我还?需要什么经验?”

  星辰舒朗,月色溶溶。

  在玫瑰园无人觉察之处,原本?合拢的玫瑰花瓣微微舒展开来,含羞带怯,卷曲欲放,似是要一窥春日之色。而未曾料及,冬夜的风又过于凛冽刚劲,将?花瓣吹散、弯折,蹂/躏了大?半夜去。直至天光破晓,风意渐止,厚重的晨露凝结于花瓣之上,而娇嫩的异域之花受这一夜摧折,微微垂下头去,终于得了片刻好眠。

  作者有话要说:唉,阿晋……(点烟)

  手机用户请浏览八六中文网()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请知悉本网:https://www.biququge.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iququge.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